梵蘇人&柠檬畅畅

该ID为梵蘇人与柠檬畅畅的合号,多cp向

《大神教你配H!!(四)》面基啦!!!(网配小萌文,中短篇)

第四章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嗨,艾瑞巴蒂 (。・ω・。)ノ♡我已经下灰机啦!!!!! ٩(๑òωó๑)۶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辛苦啦(*/ω\*)!!

【萱兒【后期】:都凌晨了,铵肥傻妈怎么还不睡?嗯?难道是……(滑稽)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睡不着而已 ヽ(  ̄д ̄;)ノ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因为明天要见大神所以太兴奋了,是不是?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滚 (ノ=Д=)ノ┻━┻

好像,还真有那么点兴奋,声音像神荼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呢?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哈哈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我碎了,再!见!

安岩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我的眼皮沉重但我的灵魂似火!虽然明天十点半面基,但是每一个晚睡的人都坚信自己能够早起。更何况设了闹铃的安岩同学。

靠,根本没有这个自信啊!摔!安岩慢慢挪到被子里,闭着眼思绪万千。

手机发出“滴滴”的声响,安岩翻了个身,摸过手机点开私信。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偷偷发给你--文件屠神哄你入睡.mp3(不要告诉别人哦(´-ω-`))

卧槽,卧槽!网上根本没有发布!!安岩激动了,握着手机的手都颤抖了起来。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谢谢后期大大 (~0~)!!!!!

【萱兒【后期】:不谢,早点睡哈。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好哒。

安岩飞似的打开立体音响,屠神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?是不是睡不着?没事,呵呵,今晚有我陪你......”

啊啊,安岩紧紧抱着被子,呜呜呜,声音好苏啊啊 o(*////▽////*)q, 怎么破,更睡不着了啊!好像神荼就在身边一样,好醉人啊(ღ˘⌣˘ღ)

“唔……”安岩费劲地睁开眼睛。他望向窗外,阳光明媚,透过窗子轻柔的洒在被子上,甚至是刺眼的,夺走安岩的视线。今天的天气真好,他想。

嗯?怎么有大神的声音?安岩一瞬间蒙逼了。我是谁?我在哪?他环顾四周,哦,原来是音响啊,昨天......等等,昨天?

哎呦卧槽!!今天面基啊!!!几点了几点了?呵呵,说不定还没到时间ԅ(¯ㅂ¯ԅ)然而电子钟上标着大大的十一点,卧槽迟了半个小时啊啊啊!!!!

安岩猛的钻进被子里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噩梦,只要在睡一会儿……卧槽啊,不行(▼皿▼#)

通常在这种情况,包姐都会发来夺命短信,安岩认命的摸出手机,果不其然。

包姐:死哪去了,安岩?

安岩沮丧的垂着头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包姐森森的杀意,他赶忙回了条短信:我马上就到,半个小时绝对到!!

几乎同时,安岩收到包姐的回复:半个小时?哼,给我十分钟过来!

安岩表示他好方,秒回说明包姐的怒气值已经max了吗?

安岩:好的包姐QWQ

面基地点离安岩租的房子很近,出门右拐五百多米就到了,安岩早饭没吃,怀揣对大神的幻想,火急火燎地奔向了面基的KTV。

还没到KTV,安岩就远远地看见包姐站在KTV门口和什么人聊着天。呃,这人...怎么这么像...卡...卡雅啊!!!什么鬼!!!

“你终于来了安岩弟弟,迟到一分钟。”包姐笑意盈盈道。

安岩懵逼,“包...这...怎么...”

“呵呵,是不是被吓到了,我是Mr.X,快,叫雅姐。”

“卧槽......”安岩震惊了,这年头哪是十女九腐啊,分明是来一个腐一个!!

“不说了,快进来,就差你一个了。”包姐潇洒的转头和卡卡雅你说我笑地走了进去。

跟着两个不怀好意的人穿过满是嘶吼声的走廊,安岩表示压力很大。

走了一会儿,包姐推门走进了888号K房,雅姐跟着也走了进去,留着安岩在门外凌乱,玛德腿有点软,一定是早饭没吃,才不是紧张!!!

安岩想去推门又放下手,他有点害怕,尽管不想承认,就像是近乡情怯一样,期待了很久,反而有点害怕打破期待。因为害怕失望,所以不敢。而安岩根本说不出自己会失望什么。

“准备好了吗?”包姐吊起眼角,一脸笑意地问卡卡雅。

“放心。”卡卡雅朝包姐比手势,两人回到座位上。

“啥?铵肥傻妈终于来了~\(≧▽≦)/~好期待。”见卡卡雅和包姐回来,木宁兴奋道。

“其实我更期待他看见帅炸了的屠神大大是什么表情。”包间内已经传出猥琐的笑声的声音。

屠神?安岩炸了,马上就要见到真人了!!他于是深吸一口气,咬着唇,一鼓作气地推开了门。

一开门就看见了一个极像神荼的人在向他微笑:)

“你好,我是屠神。”那个像神荼的人说。

安岩再一次懵了 (。・ω・) ......

像你妈逼像啊,这分明就是神荼吧!!!神荼就是屠神,你他妈在逗我!!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来了,我好激动!”

“铵肥傻妈果然颜值高!”

“跟想象的一样受啊!”众人十分兴奋。

安岩继续懵逼......

安岩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受不了了,先是卡卡雅,然后是神荼,自己在做梦吧。

“嘿嘿,铵肥傻妈,还好吗?”

“傻妈你不会看大神看呆了吧。”

“那什么...”安岩慢慢找回了身体控制权,刚要迈步走进去头一晕,整个人向前摔了下去,下意识的眼睛一闭,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。

以后出门一定要吃早饭!

入手是硬硬的肌肉,好腹肌!安岩在心中叹道, “yoooooooooo”众人的起哄声把安岩拉回了现实,自己好像在神荼怀里,自己好像还摸了人家腹肌几把。

安岩脸蹭的红了,赶紧从神荼怀中站起身来,咳,才没有觉得神荼怀抱很舒服。

安岩定定神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“呃...大家好 我是碳酸氢铵。”

“呵呵,”包姐颇有深意地笑着,然后一一介绍来的众人:笑得一脸猥琐的木宁,诺人和萱兒,还有两个好基友大挪移和月月鸟。

介绍完,大家就互相聊了起来, 不一会儿,就开始各种没节操了,胡乱开起车。

“玩个游戏怎么样?”包姐发话了。

“难道是那个包间必玩的那个?”角落传来萱兒猥琐的声音。诺人立刻配合的嘿嘿嘿。

诶?那个是哪个?安岩发现自己停止不了蒙逼。

“好我来说一下规则。”卡卡雅站起身。

“马上我会拿出一副抽出小王的扑克,打乱顺序后大家依次抽牌,抽到大王的人可以报出任意的牌,被点到的人必须接受大王的惩罚。”

话毕,卡卡雅取出扑克,抽出小王打乱,让众人依次来取。

“我是王,(ಡωಡ)hiahiahia ”萱兒奸笑。她朝卡卡雅看去,心灵神会道,“红桃3和方块9出来。”

安岩抱着红桃3彻底方了,要不要这么巧。

只听軒兒接着说:“方块9壁咚红桃3快!是谁?”

安岩弱弱地举起手,只见神荼也坦然地举手。

全场静了半分钟,随即立刻狂呼起哄安岩也愣在那,尴尬地摸鼻子,偷偷去瞄神荼。

神荼嘴角展开一抹轻笑,优雅的起身朝安岩走去,安岩坐在沙发上不敢动。众人也屏住呼吸。

神荼是他喜欢了很多年的人,他不知道神荼的心思,安岩想,神荼没有拒绝,是不是有一点喜欢他呢?他看着步步逼近的神荼不只所措,只能愣在那里。

神荼猛地攥住安岩的手腕将他拽起,众人兴奋的尖叫。安岩觉得神荼握得很紧,他挣脱不开可又不至于让他感觉疼。这算是神荼的温柔吗?安岩问自己。

安岩感到天旋地转,似乎又疾风驶过,他感到自己的身躯正朝墙壁砸去,果然还是多想了啊,他叹气,认命的闭上眼睛。

当撞上物体的时候并不疼,甚至又意想不到的温暖。

“别怕。”神荼俯在他耳边,声音轻柔的安抚他。

安岩的心怦怦直跳,他能感觉到神荼一只手搂着他的脖颈,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腰,愣是没让他受一点伤。

安岩小心翼翼地睁开眼。神荼英俊帅气的面庞近若咫尺,近到他们的呼吸也缠绕到一起。神荼墨蓝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,安岩吞了口口水,神荼干嘛要这么深情啊,这样,他会误会的。

神荼就那么盯着安岩,慢慢抽出垫在他腰下的胳膊,让小臂贴在墙上,他们离得更近了,安岩垂下头,大气也不敢出。

他想起了屠神教他配h的那天,也是这样,步步相逼,不给他一点准备的时间,他就像被神荼牵着鼻子走似的,安岩不知道该怎么办,仿佛他的一切都被神荼掌控了。这样的感觉,想想也不赖,安岩有那么点想相信,神荼是喜欢他的。

“好了。”神荼有道。

神荼牵起安岩的手,让安岩紧跟在他身后,把他牵回座位,安置在自己身边,始终没有放开手。

“唉!你们发现没?氨肥傻妈脸都红了!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木宁激动了。引来一阵附和。

由于安岩表示反应不过来,没有参加下一场游戏,卡卡雅和包姐也就没有作妖。

“那就红桃老k和黑桃老k吃一根pocky!”成为王的诺人随口道。

结果好巧不巧,好死不死,是神荼和卡卡雅。

诺人弱弱的看看安岩又看看神荼,正想打圆场,却被卡卡雅打断了。

“呀~”卡卡雅取出一根pocky向神荼点下巴,“没问题吧。”

神荼微微点头,两人自然的吃起来。他们背对着安岩,像是接吻般的呈现在安岩面前。吃瓜群众就看着只有卡卡雅叼着pocky慢慢吃,两人距离始终那么远愣是不敢出声,又互相示意,点头微笑,谁也不告诉安岩。

安岩心一沉,勉强露出一个微笑,他垂下眼睑,欲哭无泪,神荼果然还是不喜欢他,之前就觉得不可思议,原来只是他的误会。那么之前的一切有算什么呢?好玩吗?安岩知道大家是没有恶意的,但是他觉得难堪,无地自容,不知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局面。

妈的,老子失恋了,还没开始就失恋了!安岩脸色略白,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再呆下去了。

可是下一轮游戏又来临了,依然是他和神荼,大挪移出题亲面颊,神荼照旧没拒绝,他起身朝安岩走去。

你真的就一点也不介意吗?无论对象是谁。安岩表示心狠累,他有点接受不来了。

“没事,那啥,我突然想到有事,先走了哈。”安岩知道自己很突兀,很扫兴,但他还是站起来了。他挠挠头,朝众人歉意道。

安岩深呼吸,紧紧闭上眼睛又睁开,快步走向门口,用劲一拉门,打算土遁,远离这个纷扰的尘世继续当他的爱胡思乱想的缩头乌龟。安岩想得很美好,只要出去了,就可以结束这一切.结果......妈的,没拉开 ((유∀유|||)) 。

安岩低着头,这TM就尴尬了。他忽的被一片阴影遮住,抬起头,原来是神荼。安岩不开心了,不娶何撩!

神荼走到安岩身后,一只手环住安岩的腰,另一只手从后面扣住了安岩拉门的手,按在门上,俯首,压低声线说:“我喜欢你,安岩。”

话毕便扳过安岩的身体深吻下去。唇齿交缠,神荼吻得缠绵又深情,不给安岩思考的余地就侵占了他的领地。

“yooooooooo”众人表示猝不及防一口狗粮。而大挪移方了,他出的题不是亲面吗?卡卡雅拍拍他的肩表示干的好。

安岩在神荼怀里不敢动,很快就软倒了,软绵绵地任由神荼作为。

神荼抱着脚步虚浮的安岩对众人微笑:“人我带走了。照片就不要……”

众人猛点头,大家都是被雅姐和包姐嘱咐过的淫儿啊!

Ps.
长期不在,非常抱歉(先是疯狂补暑假作业,然后开学事又很多),这章无比粗长算是补偿(顶锅盖跑)。

嗯,于是两人该闹的也闹过了,接下来就该吃肉了。下章一定有肉渣,如果热度破90下章写会有红烧肉(毕竟需要蓄力)。众人:←_←你根本就不是司机!!

《大神教你配H!!(三)》(网配小萌文,中短篇)

第三章  

第二章

第一章

【碳酸氢铵:ヽ(爱´∀‘爱)ノ大神我来了!】

安岩愉悦地私戳了屠神:朕终于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找大神私聊了⊙▽⊙

【屠神:嗯】

大神就是大神,永远都是那么高冷,安岩把满是花痴笑的脸埋在了键盘上,来回滚着,啊啊啊,简直帅的合不拢腿。

待到接收消息的提示音响起,安岩才把通红的脸抬起,只见

【碳酸氢铵:那个开始那你还发谁俩从哪看会书可是z;shnslhq/就是;是shJsJew。困死了】

【屠神:?】

((유∀유|||))这他妈就尴尬了。

朕的撤销在哪里!

(ノ=Д=)ノ┻━┻什么,超过两分钟了!!

(#゚Д゚) 妈蛋撤不回了!!!

【碳酸氢铵:我家猫刚刚爬上来了。】

这个理由真棒,我自己都信了(⊙v⊙)。

【屠神:乖,没事。】

嘤嘤嘤,大神好温柔。

【碳酸氢铵:那个,怎么练 (●°u°●)」 】

机智转移话题,想想接下来的事情,有点小激动啊!⊙ω⊙

【屠神:yy号给我,等我邀请】

【碳酸氢铵:好哒,什么时候?】

【屠神:现在。】

Σ(゚д゚;)现在?!窝还没准备好呢!!擦,我的yy呢?

一阵手忙脚乱后安岩才点开邀请,立体音响就传
来屠神低沉温和的声音:“铵肥听到吗?”

安岩如同触电一般晃了晃倒在了桌上,尼玛,简直好听到哭。然后,他可耻地按下了录音键

“铵肥?”

安岩惊醒,赶紧连上麦:“嗷嗷嗷,大神我在我在!!”

“你把剧本准备好。剧本应该很熟了吧。”

“非常熟,几乎能背了。”当然熟了,连续录了半小时呢,安岩默默地抹了把泪。

“好,你先喘一下给我听。”

“啊?!!立刻马上?”

都说了还没准备好嘛。但是大神说的话怎么能拒绝,天呐,我怎么这么乖巧,都被自己感动了。

“嗯。”

“好吧...”安岩紧张地搓搓手,哼,区区一个娇喘,大神看我的,“啊——嗯——啊——”

“咳嗯。不对。”

等等,“大神你刚刚是不是笑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分明是不承认,算了大神你高兴就好。

“听示范。   别紧张。”接着音响里就传来低沉的喘吸声,立体音响不负众望地撑起了一片天。

安岩头一次后悔买了个立体音响,因为,

不愧是大神,“根本把持不住好吗?!!”

卧槽!!!!!居然说出来了!!!!

“呵。”

“大神你这次总该笑了吧 <(*ΦωΦ*) 。”

“你听错了。”

当我聋啊!呵呵,我有录音,呵呵呵 。安岩撇撇嘴,但是,关键是,为毛你声音那么像神荼啊!!

“体会一下,马上我们开始。”

脑子里全是神荼,接下来还开始个毛啊QWQ!!

说到神荼,安岩觉得,这大概是一场无果的暗恋。那个人,那个人他总是在很远的地方。我在此,他却在彼。

安岩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他喜欢的神荼在云端,在月华间,随时会消失,随时会走。似流水滑过指间,明明握住了,张开手却什么也没有。

他像一个独舞者站在漆黑的舞台中央,一束冷冷的光洒下来,只照亮他一人。明明做足了戏,却没有一个人看到,到最后,只能默默谢幕。然后,灯光撤走了,他只剩下一个漆黑的舞台和他自己。

安岩楞楞地望着屏幕。

“再试一次。不要紧张。”屠神说得很温柔,满满的气音,仿佛俯在耳边呢喃。

“好,好吧。”安岩被包围在屠神的声音中,他脸红了。

“不要紧张,乖。”

“放松一点。”

“我,我没有。”我没有紧张,我只是,我真的。安岩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溺在水里,被人步步紧逼。

他想找到什么东西裹住自己,管他是毯子还是被子,什么都好,总好过这种仿若衣不蔽体的感觉。

移不开脚步,安岩蜷缩在椅子里,心里都是神荼的影子,气氛刚好,他不禁呻吟,就像剧本里那样。

小声的,压抑的,仿佛被逼到哭泣的地步。嗓子开始沙哑,安岩将头埋进膝盖。他平日里最熟悉剧本,这般像是脱口而出。

“哼。”屠神轻喘。

“二货。”温柔霸道地声音传出,安岩身体一僵,神荼的口头禅啊,这样怎行,越陷越深。

谁写的剧本,不要让我知道!!

神荼就神荼吧,摸不到,还不能意淫一下吗?

喘息声开始加剧,两相应和着,越来越微妙。安岩被自己吓到了,羞耻不行,但还是忍不住不断地急促的喘着。

对方的声音骤然停下,结束了。可安岩缓不过神。他咬着嘴唇,不敢看屏幕。

等他慢慢清醒,注意力逐渐集中,然后脸上刚刚褪去的红色又漫上脸颊。

硬了,居然硬了,有点羞耻啊,安岩捂脸。

雾草,刚刚在干嘛?居然对着脑中的神荼娇喘了!!!想想不是他本人有点遗憾啊!

我怎么能对高岭之花有这种想法啊,摔!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他,还有什么资格面对他?

“辛苦了。”

“呃,大神才是辛苦了。”

“你不开心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...”

“...”

安岩默默望着屏幕,不知道怎么接下去,好像突然之间脑子就空了。

突然,公屏上出现一行字,

呵呵:哟,同志们干的不错,音我录下来了。

碳酸氢铵:什么人?

妈逼,居然不止我一个人有录音。

屠神:包姐。

呵呵:等第一期结束后有个面基要来哦。

碳酸氢铵: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!!!

呵呵:这本来就是剧组的房间啊。

碳酸氢铵: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诺人:Hi,铵肥傻妈!!

木宁:Hi,铵肥傻妈!!

大挪移:Hi,铵肥傻妈!!

Mr.X:Hi,铵肥傻妈!!

萱兒:Hi,铵肥傻妈!!

呵呵:(^_^)

铵肥: (ノ=Д=)ノ┻━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抱歉拖了这么久,梵厉害的不得了,我污不起来,她直接说:换我上!!文就瞬间污了起来。
接下来面基
多去贴吧顶顶哦,么么哒(强制卖萌,其实一点也不萌T^T)

很多人喷这部电影,我承认,剧情确实不够理想,但是光是十几年能坚持下来,作者的诚意已经感受到了,跳票多年也只是因为没有资金根本没法做下去。中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么高水准的动画电影了,说是国漫之灾,真的有点心痛。另外风格问题,引用一句话:


当我去模仿它并最终将自己对其的理解呈现于自己笔下的时候,它就已经是我的风格了。

《大神教你配H!!(二)》(网配小萌文,中短篇)

第二章 

第一章链接 

第三章链接

手机的振动带动空气流通,悦耳的音乐直击安岩的耳膜,该来的总要来。终究要面对现实。安岩狠狠地闭起眼,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喂?包姐啊,那个,我...”

安岩垂着头,声音里带着丧气。

“安岩,”包姐笑道,“重录。”

安岩知道是指什么,心下焦急:其实我根本不会啊QWQ

“啊?包姐,毕竟第一次,请海涵啊,包姐~”

“你觉得我好说话,是吗?安岩弟弟。”

其实完全没有啊!安岩默默钻进被子。妈妈说了,这样百鬼不侵。

“包姐,你知道吗?我都这么大了还是处,每次都被笑话。”安岩咬着被子哭诉,“上来就这么重口,臣妾做不到啊!”

“呵呵,找屠神去啊,让他教你。”

“你...”

“能不能把这段h掐掉?逗我呢?不可能的!嗯,就这样我挂了。”包姐眯起眼睛,邪魅一笑。转身就把通话录音发给屠神:哟,还是个处呢~

安岩拖着被子爬到电脑前,颤抖地点开剧本。妈妈你骗人!

哼╭(╯^╰)╮,安岩你可以的,不就是娇喘么,这种小事不用麻烦大神的。”安岩拍拍脸,拇指狠刮过鼻子,趾高气昂地按下录音键。

安岩,你忘了你的演技已经得到小区影视界的广泛认可了吗?区区h,能耐你何!

哈哈哈,我果然是天才!安岩望着录好的干音张狂。验证的时间到了。安岩满意的打开干音。

立体音响发挥了作用。安岩吓得电脑都掉了:卧槽,这尼玛是谁,啊啊啊啊啊啊!好羞耻,其实完全不行啊QAQ

咳咳,朕的洪荒之力太强,朕受到了反噬。来人,救驾!

失败乃成功之母,一次不行来两次!安岩再次按下录音键。

半小时过后……

安岩双手交叉,下巴搁在手上,坐在书桌前沉思,神情肃穆,一脸懵逼。

其实第一遍挺好的对吧?安岩猛地拍桌,那么高难度的我都完成了好伐!

他激动地站起,一定是邪恶势力要求太高。他又坐下来,嘴角微微勾起,镜片反着高深莫测的光,新世纪青年是不能放弃,不能妥协的!安岩的手再次放在录音键上。

你以为我要重录吗?(ノ=Д=)ノ┻━┻老子要打!电!话!

“喂!包姐!”

“怎么?”

“包姐,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?我……”

“嗯,确实是强人所难了。那么裸照……”包姐挑起尾音,吓得安岩差点掉手机。

“但是,包姐。”安岩笑得十分狗腿,“我是谁,新世纪好青年啊,答应的事情,一定做到!”

“包姐你放心,我一定交出让你满意的干音!”

大神,我努力了,你看到夕阳下奔跑的,那是我
逝去的节操!我真的不是有意找你掉节操的。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大神在吗?(⊙v⊙)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大神在吗?(⊙v⊙)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大神在吗?(⊙v⊙)】

大神攻略一:如何让大神接受你的请求?要卖萌!要卖萌!要!卖!萌!

【木宁【美工】:大神不在(望天)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大神不在(望天)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大神不在(望天)】

【Mr.X~【酒吧老板】:大神不在(望天)】

【月月鸟【服务员A】:hhh铵肥傻妈】

【大挪移【服务员B】:ls坏队形叉出去┏ (^ω^)=☞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在。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 ∑(-`Д´-) !!大神!!!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大神 _(:3」∠)_我们绝对不是在调戏铵肥傻妈。】

【月月鸟【服务员A】:所以大神不在的假象是因为他不想理我们吗?⊙﹏⊙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卧槽(゚Д゚)ノ好有道理。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你们 (;´༎ຶД༎ຶ`)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乖,到我怀里来。】

到我怀里来,我怀里来 怀里来,里来,来。

安岩的脸瞬间红了,啊啊啊,我这是被大神调戏了吗?好害羞,好激动!

大神攻略二:如何在被调戏的情况下保持形象?要害羞,要害羞!不害羞也要装!害!羞!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 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噫——一股恋爱的
酸臭味】

【包姐【策划】:铵肥果然来了。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有事?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就是那个...教人家配一下h啦~】

安岩你在干什么?!这个销魂的波浪线是什么啊!等等,我一定能把这句话从屏幕里扣出来。麻痹,扣不出来(#゚Д゚)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第一次?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是的 இwஇ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那我不客气了。】

啥?

嗯,好像要什么不对的地方。男神,你肿么了,画风怎么不对啊!!

可是还有点害羞肿么破,还有点期待肿么破。

【萱兒【后期】:!!!!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只有我一个人想歪了吗?快告诉我不是一个人!!!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啊啊啊,你不是一个人!!!】

【Mr.X~【酒吧老板】:嘤嘤嘤,我的少女
心。】

【包姐【策划】:^_^已截图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发给我发给我,我要发围脖!!!壮哉我屠盐cp!!!!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你们你们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私聊。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好哒 ( ’∇’ )シ┳━┳,各位白白。】

【包姐【策划】:看铵肥那嘚瑟样。】

【月月鸟【服务员A】: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秘密+1】

【大挪移【服务员B】:秘密+10086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秘密+手机号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然后变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(ღ˘⌣˘ღ)】

这章算过渡,下章略污。另外,这篇已发贴吧,有空去顶顶啊,贴吧根本没有人看。。。

《过客 (引子+上篇)》短篇

过客 By 平原马

人生多少相逢,是“绝版”的。

告白之后,便是告别。转身之后,各自天涯。命运,只许给彼此短暂的一段光阴。此前不曾有,此后不再有,一生仅此一回。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。从此,人在热闹处,却活得清冷。你的世界,成了一座荒城:无数的人,都是过客。而你,也成了无数人的过客。

你只为一个人而来。那个人走了,之后,你也会乐一把,疯一把,哭一回,笑一回,但一切都跟那个最重要的人没有关系了。这个世界有无数的人,而你知道,你曾只为这个人而活。

为一人黯然神伤,叹余生暗淡无光。方知,这个世界所有光彩,其实是那个所钟爱的人的光彩。他去了,也收走了你世界里所有的熠煜。

上篇

        神荼的葬礼很简单,三四个悼念的人加上一座坟,弄了几只香就算对付过去了。坟旁边给张天师盖了座衣冠冢,红字刻了名字,想不出墓志铭干脆就没写。 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是个大任务,协会派了很多人去,一路上欢声笑语,高兴的很;到最后就回来几个人—胖子,贝爷,大小姐一行人以及神荼用命保下来的安岩。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馗道小子和张天师都折在那里,也不知到馗道这门绝了没。”胖子垂着头,呈现出少有的沮丧。 江小猪还在医院,医生说难,就这几天的事情。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本来以江小猪的资历不该去的,可是协会觉得,神荼去的话希望会更大些:江小猪去了,安岩就容易说动,安岩去了,神荼一定会去! s级的探索任务,光听着就吓人。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   安岩的眼镜被一具千年老尸砸了,还没来得及配新的,他眯着眼看墓碑,怎么都看不清神荼的名字,鲜红的颜色刺痛他的眼睛。 安岩裸露在空气中的胳膊青了一大片,那是神荼在最后一刻推开他留下的,用尽所有的力气,安岩飞出去几米远,疼的他皱眉,再抬眼,神荼就没了。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安岩执意带回神荼的尸体,脸色铁青,唇线紧抿。血在头发上结了块,他抱着神荼的尸体,落下轻轻一个吻。 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  神荼死,郁垒必定活不长久。 安岩觉得,他至少可以随神荼去,其实不是。郁垒之力慢慢消散,等到了协会,安岩已经是个普通人。 这样的他,在尴尬不过—协会不再需要他,而他已经回不到普通人的生活。他死过一次,现在就是个黑户。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该去哪里呢?”安岩独自喃喃,夜幕中,灯光下,影子拉得很长。 江小猪的死讯如期而至,协会消了他的名字。转瞬间,一场大战、百余条人命就成了了了几页记录。张天师说过,做他们这行的,有着被遗忘的宿命。安岩大抵是懂了。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  胖子和瑞秋抱怨,说安岩安静的让人害怕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幺蛾子。 瑞秋看着胖子,顺手勾画了几分文件,她的声音依旧那么清脆:“横竖就是一死,要做什么,就随了安岩的愿吧。” 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?!”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安顿几天后,安岩正式在胖子的狗窝里住下。他还是不太爱说话,胖子是个重情的人,瞧他这样,变着法带他出去玩。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他生日那天,胖子找了个偏僻的小酒屋,酒香不怕巷子深,确实是个好地方。胖子说起以前和张天师常来,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以前的事情,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,那么大的人了,哭得像个孩子。 安岩听的很安静,刘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。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  胖子一边闷酒一边含含糊糊的问他,你呢?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我?”安岩偏头想了想,斟酌了许久,才慢吞吞地开口,“我的家庭特别普通,但是我爸妈待我特别好,有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都给我,有的时候会突然送礼物给我,我以为我会和他们平平安安过完此生。”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我填志愿那会儿,填了个外省的,想着也就这四年的事,分开就这么一会儿。大二的时候,我爸病了,妈心里着急,面子上还跟我说没事,叫我不用回来,好好念书,还强调钱的事不用我操心。哪能呢?我开始找工作,换了好几份,终于找到了翠萍山那个”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安岩闷了口酒,仰着头,细碎的光洒下来,晃得胖子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胖子想,是不是以后安岩也要走,那他还剩下什么?他重重地拍桌,嚷嚷道,老板,再来一打啤酒。

 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我捡到了便宜,包吃住,工资也可观。”胖子没想到安岩会接着说,喝酒的声音都变小了。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坐公交车的时候我还在想,一定不能出岔子,到时候好好干,我爸的医药费应该就不愁了。我跟我妈打电话,说我不回去,说我一个人很好,说我很想他们。让后就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神荼扔我出去那一刻我还在想我的工作怎么办,我一直扒着门框。”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那时挺害怕的,但我不甘心,要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,这么好的工作。”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安岩。”胖子怔怔地看他。 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后来…”

     
        “安岩,”胖子痛苦地捂着脸,“安岩你别说了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他死都已经死了。”安岩的声音很轻,他说得很缓。 

《过客》封面

Ps:大神那篇需修改,过两天发

《大神教你配H!!(一)》(网配小萌文,中短篇

第一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二章链接

第三章链接

安岩绿着脸关掉文档,打开闪烁不停的QQ,得,包姐还在催他回复。

【碳酸氢铵:  嘿嘿,包姐,那个…我能不能不接这剧啊?】

安岩对着屏幕谄媚一笑,想起包姐看不见,揉揉脸暗自哀嚎,满屏的肉!!!让他个处男怎么活!

【包姐:  哦~为什么呢?】

安岩看着这销魂的波浪线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包姐包姐嘴角勾起的恶意,故意的,她一定是故意的!像他这么有节操的人,怎么能出卖灵魂,“为艺术现身”呢?!

【碳酸氢铵:   ┻━┻(╰(`□′)╯(┻━┻】

【碳酸氢铵:  开篇就是肉!开篇就是肉!!开篇就是肉!!!】

安岩帅气的一甩回车键,没错,态度就是这么坚决,呵,没办法,我就是这样一个有为好青年。

【包姐:  为保证整个剧的质量,完整性,还原性,以及众多听众的需求,所以拉灯什么的别想了~~】

我是不会相信的,接招吧,邪恶势力。

【碳酸氢铵:  不要说的辣么冠冕堂皇啊!我拒绝接剧! (╯°Д°)╯】

【包姐:  如果我说主役攻是屠神呢?】

包姐邪魅一笑,小样儿。

【碳酸氢铵:  纳尼 Σ(っ °Д °;)っ大神?】

安岩激动的都打哆嗦了。

【包姐:  是啊~什么样,接不接?】

【碳酸氢铵:  π_π你要我对大神娇喘?】

【碳酸氢铵:  大神还是我那仅剩的一丢丢节操,好纠结( # ‵ ′ )】

【包姐:  你不接也行~】

【碳酸氢铵:  啊?】

【包姐:  安岩果照.jpg. 上次你不穿衣服来我的图片。】

【碳酸氢铵:  卧槽!!!!!!!!这是个意外!!什么鬼,重点不在这...你在威胁我!!!】

【包姐:  就酱,我拉你进群。】

【碳酸氢铵: இwஇ】

来自世界的满满恶意啊…安岩叉掉与包姐的会话框,转身扑倒在小床上,把头埋进一坨被子中。

尼玛,要和大神搭戏惹!!!!!!!!!!

尼玛,还要对大神娇喘!!!!!!!!!

尼玛,这是什么鬼情况╰(‵□′)╯!!!!!!!!!!

安岩用脑袋蹭蹭被子,嘴角扬起一抹痴汉笑,算了作为一个NC粉,能跟大神搭戏,节操什么的都去屎吧。想着大神,安岩荡漾了,埋进被子里傻笑。

当初安岩是被房东包妮璐拉进网配圈的。开端不是很美好,毕竟是个被诱拐的。

不过在包姐的精心调教下,安岩成功成为小粉红,人送外号“铵肥傻妈”。

粉丝团“化肥邪教”赞叹:像这样一个为人平和,会和粉丝互动,声音好听,戏感不错的纯情男孩。哪里找!!!

屠神则是他的神!某年某月某日,安岩因戏感差,疑似抱某大神大腿被掐得飞起。

于是安岩郁闷了,喝了二两小酒,泪眼朦胧,伤感得不行。他抱着电脑,手颤颤巍巍地点鼠标,打算找包姐退圈。然后点开了包姐发得文件。接着屠神的声音响起,安岩吓得酒都醒了。安岩家装得立体音响,他几乎是被包围在声音里面,于是安岩溺毙了。从此沦为屠神大大的nc粉。

屠神就是传说中的高岭之花,大神中的大神。声音沉稳而性感,华丽而温柔,反正就是怎么好听怎么来。屠神接剧不多,但部部都是精品,被无数人奉为经典。

那一天,安岩震惊了,不只因为屠神的声音、戏感,还因为,安岩觉得这个声音有些像他暗恋许久的人。

怎么办,声音好好听,好性感,好想睡。

“嘀嘀”安岩掏出手机看到系统提示
【会话通知:你已加入《华筵》剧群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铵肥傻妈!!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铵肥傻妈!!】

【大挪移【服务员B】:铵肥傻妈!!】

【碳酸氢铵【主役受】:大家好 o(〃'▽'〃)o】

其实组员还是很美好的,安岩觉得自己得到了安慰。

【月月鸟【服务员A】:铵肥好萌(*/ω\*)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铵肥快到碗里来!!】

【Mr.X~【酒吧老板】:ls情敌来战!!】

【包姐【策划】:都别想要铵肥了,他暗恋屠神好久了。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包姐你!!!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卧槽,我马甲!!谁改的!!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炸毛了呀(〜^∇^)〜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说到大神就炸毛了,受的本质(滑稽)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ls真相了(滑稽)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你们都欺负我 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】

安岩捂脸,脸有点疼——致那些年自打的脸。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乖。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大神!!!! 】

果然,只有大神是好人。求大腿,求拥抱,求睡!

【诺人【编剧】:大神,铵肥暗恋
你(☆_☆)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暗恋+1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暗恋+2】

【大挪移【服务员B】:暗恋+10086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你们!!!大神 我我我((٩(//̀Д/́/)۶))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我知道。】

【暗恋大神的铵肥【主役受】: (;´༎ຶД༎ຶ`)| ू*꒦ິ꒳꒦ີ)什么鬼】

【暗恋大神的铵肥【主役受】: 又改我马甲!!】

【屠神【主役攻】:别欺负他,下了。】

【暗恋大神的铵肥【主役受】: 嗯,大神债见 o(* ̄▽ ̄*)ブ】

果然是大神!如此言简意赅!安岩蒙在被子里打了好几个滚。手机嘀嘀响得不停,一看,血吐三升。

【包姐【策划】:我们不欺负他,会好好调教他ㄟ( ▔, ▔ )ㄏ】

【诺人【编剧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木宁【美工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大挪移【服务员B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月月鸟【服务员A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萱兒【后期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Mr.X~【酒吧老板】:大神债见(滑稽)】

【铵肥【主役受】:你们QAQ,我也下了 ╭(╯^╰)╮

《执念》短篇/完结/

执念

1
神荼失踪的第一百零二天,安岩又梦见了他。安岩很吃惊,他已经有六十六天没梦见过神荼。

梦里的神荼衣着依旧,却柔和许多,面容俊朗,神情冷淡。他站在很远的地方,和着一团白雾,模模糊糊,安岩努力跑向他,徒劳的,像是原地踏步。

“神荼,神荼!”安岩大声呼喊,声音弥散得很快,传不过去......

神荼在远方。

远方——一个飘渺的,令人向往的,再怎么也达不到的地方。

安岩听到风声,愈来愈大,愈来愈大。疲惫蔓延,游走于骨缝间,阴阴冷冷,令人招架不住。

我会这样放弃吗?不!我不会!神荼,神荼你等着,等我找到你你就完蛋了!安岩这么想着。

梦里的神荼笑了,眉眼弯弯,嘴角微勾。安岩气结,你从未这么对我笑过。

神荼还是走了,无论何时他留给安岩的始终是个背影和一个残缺的念想。

“嘿!安岩,晚上协会有个局,聚不聚?”电话将安岩吵醒,胖子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

“哪儿?”声音淡淡的,没什么起伏。

“别这么无精打采噻,老地方咯。”江小猪抢过电话,声音中气十足。

安岩勉强应付两句,草草了事。现在是北京时间六点十五分,神荼,你已经失踪一百零三天了,但愿晚上可以梦到你,安岩照例一番祈祷,总算是起了床。

神荼,你有没有想过我?

安岩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脸。你把我拉进这个局,又走的这么快,你想做什么?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找上我的原因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在我下了那辆414路公交后,在父母眼里,我到底怎么样了!

一百零三天,三个足月了,你怎么,还不回来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!为什么你们还能若无其事的开局?你们怎么不找找他?

安岩猛得把台上的东西扫掉地上,噼里啪啦的声响,也不知到碎了些什么。

耸耸肩,安岩又慢吞吞地收拾起来。这才一百零三天,我们有的是机会,好吧,神荼。我们,慢慢来。

2
DJ打了重金属音乐的碟,安岩的心跳不由地和上节奏,沉重的电音简直让人喘不过气。

他要了杯深海炸弹,说是后劲很强的一种酒,原先神荼不让他喝的。现在他想醉一场——哪怕是举杯消愁愁更愁也好。

“别喝”

“会醉”

神荼的话又在安岩耳边响起,冷冷淡淡却如夏日闷雷,安岩紧紧握住酒杯,忍不住一口闷下。

3
胖子跑到舞池里玩了,说要把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。江小猪尽管生涩,但仍兴奋得鼻尖冒汗,而张天师躲在厕所里不肯出来,谁都不在安岩身边。

五颜六色的灯摇摇晃晃,周围的人又唱又跳,嘈杂的不行。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独自灌酒的年轻人。

人在热闹处也显得清净。

胖子明显醉了,手舞足蹈地想和安岩说什么,安岩没有理他。胖子就使劲摇他,扯着嗓子问他,这次安岩听清楚了。

“你他妈就是就是为他活的吗!”

安岩缓缓点头,胖子晃着醉红的头,颓然地坐下。

4
宿醉之后,安岩感到了剧烈的头疼,胃里很难受。昨天喝了很多酒,一家酒馆一家酒馆的换,最后连烧刀子都喝到了。

第一百零四天,安岩默默在日历上画一个叉。很好,神荼你很好。

5
胖子把浑身是伤的安岩提回家,请了医生,一言不发的守着,江小猪接了任务赶不来,叫胖子给带句好。

胖子叹口气,这个小朋友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

6
安岩慢慢醒了,嘶哑着嗓子要他的旅行包。胖子问他去了哪儿,他说去了棺岭。胖子骂他不要命,他也不答,只是笑笑。问找着没?也只是摇头。

胖子难得叼了根烟,嗓子像进了沙粒,哑的不成样子。胖子盛粥给他,他闹着要行李,胖子无奈,随了他的愿。安岩迫不及待的翻出一个破旧的小本子,一笔一画写到“神荼失踪的三百二十天”

“你睡了五天。”胖子又掏了根烟。
安岩一僵,颤抖的写上“第三百二十六天”

7
胖子几乎把安岩当成上千万的宝贝养了几天,安岩的身体也慢慢恢复。到了安岩能自由活动的那天,胖子说要庆祝,亲自出门买菜,等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安岩跑了。

胖子把菜甩在地上,寒着脸,点了根烟。

妈的,安岩!

馗道小子,他再这样我可不帮你了。

8
神荼和胖子约好的,他要是回不来,胖子就替他好好看着安岩。

9
桃花开谢,夏花开败,秋叶落尽。快一年了,安岩一点消息都没有,不是没去找过,只是去了也没用。安岩发了狠,像那次跑到巴黎一样。只是这次,八成是找不到了。

胖子几乎忘了安岩和神荼长什么样子,张天师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归隐山河,竟是再未见过。

胖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寂寞,他蹲在自己破旧的出租屋里,从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10
江小猪来了电话,操着浓浓的口音说找到了安岩的旅行包。胖子立马问,人呢?

江小猪支支吾吾,不肯答。胖子急红了眼,一拍桌子,吓了江小猪一跳。

“找到了具尸体,血肉模糊的,看不清面容。”这次是瑞秋开的口,恍若隔世的女音。

“做了化验,不是他,但上面有安岩的血。”

胖子表情很难看,匆匆挂了电话。

11
“记得,看好安岩,别让他粘上血。”失踪前,神荼如是说道。

“好说!”胖子咧咧嘴,“馗道小子,胖爷我一出马,妥妥的。”

想到神荼那时带着温柔与不舍的表情,心抽搐了几下,

神荼,我恐怕......

12
里面的情况比想象的更糟,一堆一堆的死人,血是暗红色的,安岩就坐在正中间,面色苍白,神情悲拗。

“怎么办,江小猪,我找不到他。”安岩转过头,像是要哭一样。江小猪不知道该说什么,慢慢红了眼眶。

“安岩啊,别找了噻,回去吧,我们都在!”

13
安岩不肯跟他们回去,好说歹说。瑞秋生气了。

“安岩,你到底要怎么样!”

安岩木木的,拉着江小猪的手,一个字一个字的,慢慢的交代。

“等你们回去,告诉包姐这房我不租了,欠她的房租从我卡里扣,卡就放在进门左手的第一个柜子地第三个抽屉,找一下就能找到...嗯...密码是我生日。”

“还有...见到胖子帮我说声谢谢,再,再说声对不起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安岩垂下头

“没有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是在交代后事吗?”瑞秋轻轻问。

14
安岩最终没跟着回来,胖子气得跳脚。

15
江小猪出任务回来,带回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

“安岩没了,” 江小猪终于学会了普通话,“不过我带回了他的本子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去你妈的安岩!”胖子一边骂,一边一把抢过了江小猪手里的本子。

16
本子变得更加破旧了,胖子不敢用劲,小心翼翼的翻开。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一年零九个月零七天,小雨,他不在张家村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两年整,在墓里,不知道天气,他不在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两年十个月二十一天,累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三个年头,无话可说。我告诉你,神荼,我想打你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很久以后,今天,我看到了他的外套,他的黄泉花,他的尸体。嗯没错,那一定不是神荼。”

“神荼失踪的我等不下去的第一个日子。”

“神荼,神荼………”安岩记得很详细,几乎天天有。从这一页开始,就没有记过东西,写了一页又一页神荼的名字,字迹大大小小,有的看上去十分匆忙,有的却写得十分漂亮。

17
最后一页沾了血,轻飘飘几个字。

“再见。”

“我来了。”

18
胖子把本子烧了,物是人非。都多少年过去了......

神荼,你交代的事我恐怕......完不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柠檬:真虐!QAQ
梵:还好吧,你虐点低,来,多跟我混混就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