梵蘇人&客行舟

《论神荼与妆娘的相适性》(扫墓,拔草,诈尸)

“妈妈告诉我,心里有点虚,脸上要稳起,该雄起时就雄起。”江小猪猛的提起一口气,牙一咬,眼一横,抬手就要砸门,可是刚刚听到的那番话令他一口气梗在心头。

声音依旧不断。 不怪江小猪怂,门内的声音着实令人遐想。

“咿!神荼你干嘛?”安岩的声音。

“别动。”神荼低沉的声音传出。

“神荼你大爷,你今天敢动我试试!”

“...... ”

“ 唔,你还捂我嘴!信不信我咬你! 唔,你让我把话说完!”

“嗯...疼疼疼,你轻点。”

“天啊,你连这个都有!这东西不能随便抹啊!”

“嘶,你在干什么啊,会不会啊。嗷,叫你轻一点啊!跟我有仇啊!啊——”

江小猪越听手越抖,可是离开会时间只有十来分钟了。我是进还是不进? 「江小猪,慌啥子咧!神荼是个好人,救过我和安岩的命!」江小猪在心中大吼,下定决心要敲门。结果力度没控制好,手抖霍得厉害...... “吱——”虚掩着的门开了,江小猪的心跟着碎了。

房间的窗帘是拉上的,一片昏暗之中 只见安岩横躺在地上,神荼跨坐在他身上,一只手死死地捂着安岩的嘴,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中,看不出喜怒。

“呃...内个...安...不不不...神荼...我...不是故意要...这个...嗯....”江小猪的脸蹭的一红,迅速移开视线,尴尬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我的体积怎么就这么大!

“嗯?江小猪?”安岩闷闷的声音从神荼手下传出,“神荼你给我起开!” 神荼一言不发的站起来,露出了身下的安岩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”江小猪一声惨叫,“安安安岩...你的脸!” “啊?”安岩愣了一下,看向神荼,神荼面无表情的移开视线,安岩看着地上的残骸,心中一紧,拿起旁边的镜子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”又是一声惨叫,安岩一手拿着镜子,一手捂住胸口,“神荼,我艹你“哔------”!小爷的一世英明啊!”

“你们聊,你们聊,记得十分钟后开会噻。”江小猪一边点头哈腰,一边脚底抹油,刺溜得飞快。

安岩死死盯着淡然的神荼。神荼,我看见你绷笑了,你个混蛋! 当神荼提着这么一箱东西进来时,安岩就觉得不对劲。 没想到,你是这样的神荼,一点都不是那个正经的神荼。

安岩偷看包姐数次,也沉迷过她精致的妆容,没想到,差别这么大,女人真不容易啊。安岩默默感叹,顺便又瞥了眼镜子,莫大的打击啊。

安岩长得不错,不说话的时候,一股浓浓的书卷气,通俗来说,就是长得乖,讨喜。镜子里的人可不是。 惨白的肤色和脖子形成鲜明对比,眉毛一高一低,一浓一淡,左眼欧式高眉,右眼日韩平眉,还恨不得一直画到头发里,好一个斜眉入鬓。眼睛就更惨不忍睹了:诡异的红色眼影涂的跟黑眼圈一样,还和眼线晕染在一起,安岩一眨眼,睫毛膏也糊了。

妈的,车祸现场! 那个红艳艳的嘴,安岩当真是无语看苍天,他平生第一次知道自己嘴唇这么厚,神荼居然连人中都不放过……猴屁股腮红就算了,居然弄个橘红色,说好的大地色修容呢?整个脸都是脏的,好吗?!

神荼你为什么不说话,你是不是心虚! 安岩一边嘀咕一边拾起掉在一旁的书。《30学化妆》?《每天15分钟》?《coser的自我修养》? “我去,神荼,这都是什么鬼!”安岩撇撇嘴,“每天15分钟,让你清新更自然;男神爱上你,闺蜜随你弯。要想上妆上得好,修容打底少不了……神荼,你吃错药啦?” 安岩一边翻一边念,眉头一皱,脸上粉扑扑地往下掉。

“洗脸,开会。”神荼塞过一瓶卸妆油,猛的把书抽走,扔在一边。

评论(6)

热度(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