梵蘇人&柠檬畅畅

该ID为梵蘇人与柠檬畅畅的合号,多cp向

《执念》短篇/完结/

执念

1
神荼失踪的第一百零二天,安岩又梦见了他。安岩很吃惊,他已经有六十六天没梦见过神荼。

梦里的神荼衣着依旧,却柔和许多,面容俊朗,神情冷淡。他站在很远的地方,和着一团白雾,模模糊糊,安岩努力跑向他,徒劳的,像是原地踏步。

“神荼,神荼!”安岩大声呼喊,声音弥散得很快,传不过去......

神荼在远方。

远方——一个飘渺的,令人向往的,再怎么也达不到的地方。

安岩听到风声,愈来愈大,愈来愈大。疲惫蔓延,游走于骨缝间,阴阴冷冷,令人招架不住。

我会这样放弃吗?不!我不会!神荼,神荼你等着,等我找到你你就完蛋了!安岩这么想着。

梦里的神荼笑了,眉眼弯弯,嘴角微勾。安岩气结,你从未这么对我笑过。

神荼还是走了,无论何时他留给安岩的始终是个背影和一个残缺的念想。

“嘿!安岩,晚上协会有个局,聚不聚?”电话将安岩吵醒,胖子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

“哪儿?”声音淡淡的,没什么起伏。

“别这么无精打采噻,老地方咯。”江小猪抢过电话,声音中气十足。

安岩勉强应付两句,草草了事。现在是北京时间六点十五分,神荼,你已经失踪一百零三天了,但愿晚上可以梦到你,安岩照例一番祈祷,总算是起了床。

神荼,你有没有想过我?

安岩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脸。你把我拉进这个局,又走的这么快,你想做什么?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找上我的原因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在我下了那辆414路公交后,在父母眼里,我到底怎么样了!

一百零三天,三个足月了,你怎么,还不回来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!为什么你们还能若无其事的开局?你们怎么不找找他?

安岩猛得把台上的东西扫掉地上,噼里啪啦的声响,也不知到碎了些什么。

耸耸肩,安岩又慢吞吞地收拾起来。这才一百零三天,我们有的是机会,好吧,神荼。我们,慢慢来。

2
DJ打了重金属音乐的碟,安岩的心跳不由地和上节奏,沉重的电音简直让人喘不过气。

他要了杯深海炸弹,说是后劲很强的一种酒,原先神荼不让他喝的。现在他想醉一场——哪怕是举杯消愁愁更愁也好。

“别喝”

“会醉”

神荼的话又在安岩耳边响起,冷冷淡淡却如夏日闷雷,安岩紧紧握住酒杯,忍不住一口闷下。

3
胖子跑到舞池里玩了,说要把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。江小猪尽管生涩,但仍兴奋得鼻尖冒汗,而张天师躲在厕所里不肯出来,谁都不在安岩身边。

五颜六色的灯摇摇晃晃,周围的人又唱又跳,嘈杂的不行。谁也没注意到角落里独自灌酒的年轻人。

人在热闹处也显得清净。

胖子明显醉了,手舞足蹈地想和安岩说什么,安岩没有理他。胖子就使劲摇他,扯着嗓子问他,这次安岩听清楚了。

“你他妈就是就是为他活的吗!”

安岩缓缓点头,胖子晃着醉红的头,颓然地坐下。

4
宿醉之后,安岩感到了剧烈的头疼,胃里很难受。昨天喝了很多酒,一家酒馆一家酒馆的换,最后连烧刀子都喝到了。

第一百零四天,安岩默默在日历上画一个叉。很好,神荼你很好。

5
胖子把浑身是伤的安岩提回家,请了医生,一言不发的守着,江小猪接了任务赶不来,叫胖子给带句好。

胖子叹口气,这个小朋友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

6
安岩慢慢醒了,嘶哑着嗓子要他的旅行包。胖子问他去了哪儿,他说去了棺岭。胖子骂他不要命,他也不答,只是笑笑。问找着没?也只是摇头。

胖子难得叼了根烟,嗓子像进了沙粒,哑的不成样子。胖子盛粥给他,他闹着要行李,胖子无奈,随了他的愿。安岩迫不及待的翻出一个破旧的小本子,一笔一画写到“神荼失踪的三百二十天”

“你睡了五天。”胖子又掏了根烟。
安岩一僵,颤抖的写上“第三百二十六天”

7
胖子几乎把安岩当成上千万的宝贝养了几天,安岩的身体也慢慢恢复。到了安岩能自由活动的那天,胖子说要庆祝,亲自出门买菜,等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安岩跑了。

胖子把菜甩在地上,寒着脸,点了根烟。

妈的,安岩!

馗道小子,他再这样我可不帮你了。

8
神荼和胖子约好的,他要是回不来,胖子就替他好好看着安岩。

9
桃花开谢,夏花开败,秋叶落尽。快一年了,安岩一点消息都没有,不是没去找过,只是去了也没用。安岩发了狠,像那次跑到巴黎一样。只是这次,八成是找不到了。

胖子几乎忘了安岩和神荼长什么样子,张天师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归隐山河,竟是再未见过。

胖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寂寞,他蹲在自己破旧的出租屋里,从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10
江小猪来了电话,操着浓浓的口音说找到了安岩的旅行包。胖子立马问,人呢?

江小猪支支吾吾,不肯答。胖子急红了眼,一拍桌子,吓了江小猪一跳。

“找到了具尸体,血肉模糊的,看不清面容。”这次是瑞秋开的口,恍若隔世的女音。

“做了化验,不是他,但上面有安岩的血。”

胖子表情很难看,匆匆挂了电话。

11
“记得,看好安岩,别让他粘上血。”失踪前,神荼如是说道。

“好说!”胖子咧咧嘴,“馗道小子,胖爷我一出马,妥妥的。”

想到神荼那时带着温柔与不舍的表情,心抽搐了几下,

神荼,我恐怕......

12
里面的情况比想象的更糟,一堆一堆的死人,血是暗红色的,安岩就坐在正中间,面色苍白,神情悲拗。

“怎么办,江小猪,我找不到他。”安岩转过头,像是要哭一样。江小猪不知道该说什么,慢慢红了眼眶。

“安岩啊,别找了噻,回去吧,我们都在!”

13
安岩不肯跟他们回去,好说歹说。瑞秋生气了。

“安岩,你到底要怎么样!”

安岩木木的,拉着江小猪的手,一个字一个字的,慢慢的交代。

“等你们回去,告诉包姐这房我不租了,欠她的房租从我卡里扣,卡就放在进门左手的第一个柜子地第三个抽屉,找一下就能找到...嗯...密码是我生日。”

“还有...见到胖子帮我说声谢谢,再,再说声对不起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安岩垂下头

“没有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是在交代后事吗?”瑞秋轻轻问。

14
安岩最终没跟着回来,胖子气得跳脚。

15
江小猪出任务回来,带回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

“安岩没了,” 江小猪终于学会了普通话,“不过我带回了他的本子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去你妈的安岩!”胖子一边骂,一边一把抢过了江小猪手里的本子。

16
本子变得更加破旧了,胖子不敢用劲,小心翼翼的翻开。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一年零九个月零七天,小雨,他不在张家村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两年整,在墓里,不知道天气,他不在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两年十个月二十一天,累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得第三个年头,无话可说。我告诉你,神荼,我想打你。”

“神荼失踪很久以后,今天,我看到了他的外套,他的黄泉花,他的尸体。嗯没错,那一定不是神荼。”

“神荼失踪的我等不下去的第一个日子。”

“神荼,神荼………”安岩记得很详细,几乎天天有。从这一页开始,就没有记过东西,写了一页又一页神荼的名字,字迹大大小小,有的看上去十分匆忙,有的却写得十分漂亮。

17
最后一页沾了血,轻飘飘几个字。

“再见。”

“我来了。”

18
胖子把本子烧了,物是人非。都多少年过去了......

神荼,你交代的事我恐怕......完不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柠檬:真虐!QAQ
梵:还好吧,你虐点低,来,多跟我混混就好了!

评论(19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