梵蘇人&客行舟

【权引】绵绵(上)

我们权引可是天官里最甜的cp!

绵绵  (上)
引玉那个门派是按字辈入门的,整个门派里真正有名有姓的,只有权一真一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引玉永远不会忘记遇见权一真的那个遥远午后。
师弟们找他抱怨了许久,有个天天挑事的小孩。
等他过去一看,确实是个小孩。
小脸脏兮兮的,一头卷发,乱的不得了。捏了团土朝人身上砸。
“打啊,来打啊。”小卷毛眼睛到是亮的很,其中的童真感染了引玉。
引玉性子好,抱着小孩回了门派,求师父收下了这个一心向武的孩子。
小卷毛不乖,一路上不停地扯引玉的衣领,闹着要来打。扯得引玉雪白的领子发黑,连下巴也着了道。气得鉴玉哇哇大叫。

彼时年少,引玉也是个意气风发的大弟子,整个人神采奕奕。
作为被师弟们爱戴的大师兄,引玉最头疼的就是小卷毛权一真。
权一真什么都不懂,就晓得练武,其余他什么也不管。反正就是不讨喜,也只有引玉待他好,记得他的生辰礼物。
权一真心性纯朴,又一心向武,进步起来非常快,是个天才。
引玉很清醒,论天资,他比不上权一真。
引玉飞升了。不出乎意料,却也足够让人兴奋。
点将的时候,引玉点了鉴玉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带走了权一真。

到了天庭,权一真仍是到处惹事。
同僚们纷纷告状,引玉更加头疼。权一真讲不听,自己还挺委屈。
“他们骂我。”小卷毛完全没有认识到错误,甚至有点理直气壮。
引玉扶额,还得摸摸小卷毛的头。
然后第二天,权一真又打架了。

引玉原本在殿中处理事物,鉴玉跌跌撞撞跑进来,喘着粗气道:“师兄快来,出事了!”
引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权一真,他立即起身,疾步往外走。
“怎么回事?”
“权一真那小子又和别人打架了,怎么都劝不住!”
什么?引玉拧起眉头。
等赶到权一真那儿,引玉才发现事态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。
权一真周边围了五,六个下天庭的小神官。
几个小神官实力算不上强,下手却阴的狠,又仗着人多势众,一时间权一真也占不了上峰。
他只见其中一个小神官直冲着权一真下盘攻去,其余几个封住了他全部的退路。
攻势狠厉,招式破风而行,挑的角度也刁钻。看样子是小神官的底牌。
引玉心中一惊,想上前阻止,又怕惊到权一真让他更加吃亏。
谁也没想到权一真就那么硬生生扛了一招,接着飞起一腿将那人踹出几米远。
一腿后权一真不由单膝跪下,转过头恶狠狠地望着另外几人。
这是引玉从没见过的目光,那么凶狠,明摆着告诉人,我就是来玩命的!
那几人也被这目光震住,愣怔着后退几步。
引玉见时机成熟,忙冲上去。他朝周围人作了个揖道:“抱歉诸位,若有什么事等改日再议,今日我先带师弟回去。”

等把权一真带回来的时候,他早上束好的头发已经散了,卷毛炸成一团。
“师兄,帮我上药好不好。”
“这次又怎么了?”引玉也不能发脾气,他拉着权一真坐到自己床上,取出药膏问到。
引玉虽常年练武,一双手却细腻白皙。他取了些药膏轻轻抹在权一真伤处。动作又轻又柔,柔的权一真心里发颤。
“他们骂你。”小卷毛非常愤怒和委屈。
一时间引玉也不知道该怎能搭话。
“以后不许这样了,知道吗?”
“师兄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回哪儿”引玉一愣,动作也不由停下。
小卷毛抓住引玉的手,认真道:“我们不做神官了,回去好不好?”
“不行!”引玉猛然抬高语调。
“为什么!”权一真不解,明明天庭一点都不好玩。
“反正,就是不行。”引玉低下头,将手抽出,继续给小卷毛抹药。

要想飞升,必先成人杰。引玉就是那个人杰。
可一上天庭的人杰聚在一起,引玉就很平常。这种差距,天注定的,没办法。
纵然是人杰飞升,那也是人,人有私欲,不会因为飞升便脱胎换骨。
上天庭有如官场。引玉性子宽厚,待人太好,还有权一真见天的打架,因此他混的并不好。
越是想追上,越是追不上,越是无力。
引玉第一次迷茫了。
他是掌管西方的武神,有能力却不够,信徒慢慢减少。他的地位在上天庭也就不足挂齿。
鉴玉觉得都是权一真的错。可引玉知道,谁的错也不是,他也没错。
但就是不甘心。你说,凭什么呀?有的人,天生就比你强。
不出意料的,也不令人兴奋,权一真飞升了。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神殿。
引玉再要强也只能无可奈何,守着自己的武神殿安心过日子。

平静很快被打破,而那个人,又是权一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家不用方,保证he啊!
如果喜欢的话不要忘记小心心( ー̀εー́ )你们就当哄哄我嘛

评论(11)

热度(127)